理性和相信

用相信代替理性
【罗翔】讲课中提到,如果持有一种怀疑态度的话,那么你所有的认识都是不确定的[1]。
比如世界上有南极洲吗?你凭什么认为有你去过吗?地球上有那也有可能是假的,或许身边的人变了一个大大的阴谋,我说这个世界上有南极洲。历史上有秦朝吗?你凭什么认为有,你去过吗?出土的文物有没有可能是假的?你是你爹生的吗?你做过DNA鉴定吗?即使做过,DNA鉴定的结果可靠吗?
如果持有怀疑论的立场,那么所有的认识都是不稳固的。理性不是认识的唯一依据,我们所有的认识其实都是建立在相信的基础上,因为我们相信存在正义,所以正义一定是客观存在的。
我认为这个观点可以解释我的大部分疑惑,我一直在想这个世界上有没有意义,但是这个问题或许是不必要的。从理性的分析来说,世界上确实不存在唯一的、客观存在的生命的意义。但这个问题就跟正义是一样的,重要的不是用理性去分析它,而是相信。
必须相信世界上存在一种生活方式,是值得用一生来实践的。有一个生活的理念,值得我们用一生的时间去贯彻和执行。
生命的虚无
我的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对生命虚无的困惑当中,我认为没有什么是有意义的,无论是金钱,名利,或者其他的种种都是虚假的。如果我们能摆脱消费主义的陷阱,那么其实我们并不需要那么多的钱,房子车子买个差一点的也无所谓,在当代时代社会,任何一个人都能靠自己的能力活下来。名利只是虚假的,我们不应该依靠别人的评价活着,而应该遵从自己的内心,那么外在的名利其实对我们来说其实也是没有用的。你们学校旅游吗?其实并不一定需要,我走出去了,看到了有的时候,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激动,和待在家里看看书有很大的区别吗?然后把字练好了,也学会了绘画,然后呢,有什么用呢,其实并没有什么用。
所以学会提出正确的问题也很重要,我们不应该追问为什么,而是要问是什么。当我们感到开心亦或是痛苦的时候,别忘了自己为什么开心,为什么感到痛苦,而是因为是什么让自己感到开心感到痛苦。为什么对我们来说很多时候其实并没有用,有的时候重要的是关注自己的感受,并依靠自己的内心的感受作出选择。
我相信什么
首先这个世界上一定存在一种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和生活理念,虽然我现在还没有找到它,但它一定是存在的,因为我对现在的生活感觉到不满或者说是怀疑,也就是说在我的理想观念中存在的一种生活方式,可能现在我还无法用言语和思想清晰的把它表达出来,但它一定是存在的,否则我就不会对现在的生活有所不满。
超越和权力意志
从初步的感受来看,这样的生活方式极有可能是超越,也就是超越现有的平庸的生活。我常常会因为没有很好的利用时间,呃,感到愧疚。我因为没有能将自己有限的生命完全的融入到这个世界中来而感到痛苦,我希望有更多的体验,见识更广阔的世界,这些都是我生活方式中的一种,这些都属于超越平庸生活的一种方式。
权力意志是一种永不满足、永远自我更新、自我充实、自我扩大的逾越欲望,是彻底摆脱自然状态的、人的永不枯竭的生活动力,是具有最高尊严的人,历练人生的纵横驰骋,泰然自若地出生入死,精通生死艺术,确信自己将同这太阳、同这地球、同这条蛇一样,永恒地回归到同一个自身的生命哲学的崇高境界[2]。
宇宙里任何生命,只要存在,就会表现自己本身的生命力,而权力意志所指的就是这种生命力扩张的状态。尼采提出“超人”就是指个体生命力旺盛的强者,“超人”追求此岸、创造、超越、独立不羁、遵循生命意志本能。超人是“超越过去的人”,是超越自己,而不是超越他人,上帝已死,精神上的的空虚只能用我要成为“超人”来弥补。知识的目的不是要知道而是要支配,知识是权力的工具。
权利意志驱使我们想要不断变得强大,而这种意志永远不会消退。我要做的就是顺应权力意志,不断前行。在短暂的欢娱中得到快感,然后陷入更长的空虚与自责之中,这不是正确的道路。真正要做的是像超人一样充满激情,不断的强大,获得长久的满足,而且能够将暂时的享受当做是奖励而不是避难所。
尊重内心的感受
所以重要的问题是什么重要的问题,我在做什么,感受怎么样?我想要做什么?由于能在长期的生活过程中不断的压抑自己的感受,所以现在的自己可能失去了感受的能力,所以很多时候我们不知道我们在做事情的时候究竟有怎么样的感受,所以我们需要通过这样的问题不断的唤起自己的感受,从而找到自己想要的生活状态和方式[3]。
如何超越生命
如何成就超人、或者说如何释放生命的张力?
首先是身体的强壮,不断地锻炼身体,追寻身体的极限,成就强健有力的身体。
其次是思想
意志,其一为坚强,对诱惑毫无抵制之力是软弱的表现。其二为坚韧,超人能不断地接受失败。
激情,对于生命的释放应当有一种难以遏制的欲望。即使没有方向或处在牢笼,仍会四处冲撞,永不停歇。
独立
强大和超越
强大是生存之本,超越是争取权力的手段
[3]欧文.亚隆,《存在主义心理治疗》第七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